— 魯魯 —

【谭赵】监护人(二十)

人称清和:

屋里梅梅  @愛意與玫瑰與子彈 生日快乐!快燃生日寿火烛,乐者前程星光路!磨蹭半天终于千辛万苦地写出来了。



本章依旧微凌李



李熏然干咳一声,转过头假装四处看风景。

凌远看着他,手里默然捏着那张纸,好像捏着最后一张被剥掉的面具,以及他摇摇欲坠的自尊心。
凌远觉得自己的胃痛得更厉害了,几乎可以感觉到冷汗顺着额头流下来,同时也浸湿了他的衬衫,冰凉粘腻地附着在自己的皮肤上,爬行的蛇一般令他感到虚脱且恶心。
凌远的心里生出了巨大的空虚和惶恐——仿佛两个人之间无端生出了一道利斧般凿出的万丈鸿沟——或许自己以后,再也没办法接近那个人了。
李熏然看了眼面色苍白的凌远,伸手抽出那张字条,仔细叠好揣进了上衣口袋,眯着眼睛似笑非笑地说,“这纸条写得密密麻麻跟招魂似的,放你那我害怕。”
凌远看了眼眼前比自己年少些的小警察,一时之间有点没办法揣测出这句话的含义。是褒是贬,是喜是怒,统统没有头绪。

  


对面蹲了半天的李熏然觉得腿有点发麻,他想换一个姿势,刚站起来还没来得及直起身子就觉得腿一软,直接栽倒在地上。凌远眼疾手快要去扶住他,却被那个和自己差不多身材的人一带,两个人一起歪倒在地上,哎呦呦地捂着各自撞痛了的地方倒吸凉气。
凌远用手把着茶几想站起身子,好巧不巧又打翻了李熏然刚刚倒的热水,如同他内心一般炙热滚烫的水稀里哗啦全泼上了李熏然的后背。凌远一慌连忙一把拽住了李熏然的衬衫让布料不再贴着他的皮肤。
“你没事吧?”凌远说着想要伸手把李熏然扶起来,却又不小心用胳膊肘把桌上的玉石摆设撞掉了,不偏不倚重重砸在了李熏然的脑袋上,后者立刻发出了一阵高亢得几乎可以冲上云霄的叫声。
“啊啊啊啊啊!烫烫烫烫烫!疼疼疼疼疼!”
“对不起对不起,你没事吧!?我给你找冰袋!”
李熏然捂着脑袋说,“你杀人灭口啊!?”
“对不起,”凌远找出了药箱,拿出冰袋晃了晃走到沙发前微微弯下腰,轻轻按在了李熏然的脑袋上,“我先帮你冰敷。”
李熏然疼得直吸气,他说, “要不是看在你是熟人,我真想把你拷进去。”

曲筱绡一脚把姚滨踹到了对面,自己灵活地蹭到了赵启平身旁的位子上坐下。赵启平没有看曲筱绡,只抬头瞄了一眼谭宗明,以及大大咧咧坐下的姚滨。
“赵启平,你点了什么?”
赵启平觉得自己三叉神经快炸裂,捂着脑袋有气无力地说,“和我家老谭一样。”
谭宗明忍住了笑,“一样吗?”
“……”赵启平假装没听到,藏在桌子底下的脚狠狠踹向谭宗明的小腿。
谭宗明一口水差点喷出来。
“对了,赵启平,你报了哪所学校啊?哎,我跟你说,我报的学校是五中和十三中,姚滨也是。搞不好我们以后能做同学呢!”
赵启平面无表情地说,“九中。”
“……”
“……”
谭宗明一口水又差点喷出来。

赵启平表面上冷若冰霜地吃着面,却伸腿在谭宗明的腿上来回磨蹭,蹭得那个人的人几乎要喷火。他重重咳了一声,赵启平不理会,反而开始用被自己蹬掉了鞋子的脚去蹭谭宗明的大腿。
谭宗明一阵火气蹿到了大脑,条件反射地夹紧了双腿,弄巧成拙地讲赵启平的脚夹在了大腿根内侧。这下赵启平面皮再怎么刀枪不入到底也还是宣告战败,脸腾地一下红了半边天。
虽然几乎在下一个瞬间谭宗明便放开了双腿让赵启平可以逃离,但两个人之间的气氛还是不可遏制地迈向了越来越微妙的境地,奔流到海不复回。

 “服务员,”赵启平来得快去得也快,天生资质非凡,自愈能力超群,两分钟之后就可以面色自如地挥挥手叫了店员来,指了指谭宗明的方向说,“麻烦来一杯苦瓜汁,我这位朋友上火。”
“好的,麻烦稍等。”
谭宗明眼看着店员离开,看着赵启平吃完了米线无聊地夹着碟子里赠送的开胃菜一口一口吃着,突然说道,“小曲是吧,启平在我面前总是提到你呢。”
说罢,老谋深算地对着如临大敌的赵启平笑眯眯地问道,“是吧,启平?”
赵启平呜呼哀哉地被曲筱绡拉着胳膊连珠炮一般问个不休,心里却在诚心实意地诅咒谭宗明吃方便面没调料包吃冰淇淋没有小勺子喝热水烫到舌头洗澡没热水。

李熏然伸手要按住冰袋,无意中蹭了一下凌远的手背。始作俑者立刻心虚地抽走了手,乖乖坐到沙发另一端开始整理医药箱。
李熏然皱眉按着冰袋,黑色琉璃一般的眼珠转了两圈,抿了抿嘴轻声问道,“为什么要躲开?”
凌远回头看着李熏然。
李熏然叹口气,再一次抿了抿嘴,微微歪着头往前少许探了探身子,问道,“在你的心里,觉得我看到纸条会有什么样的感觉?”
凌远把医药箱抱在怀里,有点反应不过来。
“你……你这一脸茫然无措的样子,我可没欺负你啊。”
凌远猛地回过神来,啊了一声放下医药箱,看着李熏然,郑重其事地说,“我不知道你会有什么反应,你会有数不胜数的感觉,有千万种选择。但是我希望你的感受是开心——至少不反感。”
李熏然按着冰袋怔怔地看着眼前的人,听着他和自己说话。
“我知道,我有点像变态,但我发誓我真的不是坏人。你别笑,我认真的。我突然不知道该怎么说,熏然。你让我先好好整理一下思路可以吗?不过如果你不感兴趣完全可以离开。”
李熏然放下冰袋揉了揉撞到的地方,对凌远说,“好像不肿了,刚才的包消了,你摸摸。”
凌远闻言一愣,抬头看着李熏然,眼里隐晦地闪烁着希冀。
李熏然凑近了凌远坐着,问道,“我是个刑警,变态见得多了就不怕了。你知不知道怎么样才能克变态?”
凌远沉默着盯着李熏然摇摇头。
李熏然又凑过去了一些,说道,“比他更变态。”

赵启平拖着谭宗明往医院走,踢着路边的石子跟自己玩,就是不搭理谭宗明。
“你吃饱了吗?”
赵启平踢石头,不说话。
“你喝果汁吗?”
赵启平看了眼火烧云,不说话。
“你要不要吃点心?”
赵启平看着路上的行人,不说话。
哎,怎么生气了?谭宗明叹了口气百思不得其解。
赵启平眼看着绿灯在闪烁,谭宗明已经驻足打算等下一次绿灯才过马路,他握紧了拳头下定决心一般突然飞跑到道路的另一端。
谭宗明来不及抓住突然拔足而去的少年,红绿灯变成了红色,谭宗明眼睁睁看着赵启平站在马路的对面,隔着川流的车辆和斑马线于自己对望。
夕阳就像血一般洒在了地上,谭宗明突然很想不顾一切冲过去抓住赵启平,死死抓进他的手或者胳膊,叫他不许再突然跑开。
在车流密集时间过去之后,赵启平突然对着谭宗明的方向大喊,“我很喜欢你!我愿意遵守约定,但你要等着我!不许再把我推给别人!你这个王八蛋!”
说完,赵启平不管路人的目光转身就往医院跑去。
没有人知道刚刚那个面颊如玉双眸如星眉毛如剑的俊朗少年在对谁呼喊,都只是看戏一般饶有兴趣地在心里猜测着。
只有谭宗明愣住了。
一开始的愣怔过去之后,涌入心头的是巨大的满足感和幸福感。他步履轻快得几乎飞起来,在心里想着,我是大王八蛋,你是小王八蛋。
咱们俩正好,天生一对。

-tbc-

评论
热度(486)
  1. 只是忆江南一直守下去求许多年夜行 转载了此文字
  2. 看文专用小马甲小沚 转载了此文字
  3. 桃冗芳华小沚 转载了此文字
  4. 微笑的雨尘2011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5. 🐬🐳🐟🐠一条能飞的鱼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6. 九木辞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7. sitianmao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8. 大胃王的小土豆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20
  9. 一直守下去求许多年夜行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0. 那年爱上他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1. 楼诚满满爱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2. 魯魯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3. 春风十里修罗场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4. 小沚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