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魯魯 —

【凌方】爱哭鬼(结局)

人称清和:

“你知不知道,你那位大夫刚刚去救治的病人和你有关系?”

  

方孟韦和阿七对视一眼,问道,“什么关系?”

  

“具体的关系你可以去问问那位大夫。 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他要活你必须消失。”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方孟韦拧着眉头问道。

  

“要不要相信你可以自己判断,不过我为了省点精力,可以先帮你这道不掉毛的小分身重新嵌入你的魂魄。”

  

说着,这位法式和尚的手指急速旋转,一道金色光芒从他的指尖开始渗出,逐渐变得浓烈乃至于炫目,阿七的右边手臂被和尚死死攥在手中,他的灵体因为痛楚而变得颤抖甚至是透明。

  

“你放开他。”方孟韦再次举起了枪,冰冷而阴狠地命令道,阿七的灵体牵引着他的,方孟韦感受到了扑面而来的虚脱感,他失去了几乎全部的精力,发着抖强撑着端着对他来说无比沉重的枪,用力扣动了扳机,一道蓝色光箭瞬间穿透了和尚的左肩。

  

有红色的血液顺着法瀑布的伤口涌了出来滴到了地上,与此同时阿七倏地消失在空气中,而在方孟韦的同样部位,有一根尖锐的刺如同白骨一般破体而出。

  

一阵钻心疼痛如同有生命一般迅速蔓延到了方孟韦的四肢百骸,在他的身体里面如同一棵树一般扎根生长,从他的灵体蔓延到精魄最深处。

  

噗通一下,方孟韦支撑不住跪在了地上。一道道红色丝线仿佛小猫在玩耍时打乱的毛线一般,一圈一圈紧紧匝住了方孟韦的左边肩膀。

  

方孟韦如果是人类,此刻的他一定有鲜血从左肩的伤口中涌出来,浸湿他制服的布料,一滴一滴地坠落到地上,妖冶艳丽如同盛开在阴阳交界处的彼岸花。

  

“咳......那是什么?”方孟韦因为疼痛而无法完整地说出一句话,精魄上传来的力不从心感逐渐让他的魂魄变得透明。

  

“是符咒,”法瀑布掏出一块纱布左一下右一下地为自己包扎了伤口,“符咒打中了你,你的时间也不多了。趁这还能动,去看一看你想见的人吧。”

  

 

  

凌远一直到走出手术室,心情也没有办法平静下来。关于手术台上的那位病人为什么名字和方孟韦那么接近,又为什么自己会在电光火石之间冒出一个“思念孟韦”的想法,大概归根究底,都是和那个人闭目静静躺着的样子和神情,像极了那个魂魄吧。

  

方孟韦从来不会跟着他一起进入手术室,但通常自己走出来时会看到纸片一样薄薄的他躺在一排长椅上的影子。但是今天却不在。

  

凌远摘了口罩坐在长椅上愣神,就在这时从人群中钻出了一个吴克。

  

吴克端着一个钵,用化缘一般的语气说道,“你好,我是法瀑布。”

  

 

  

方孟韦自从被那一纸符咒给击中,便觉得元神快要涣散,逐渐生出了力不从心的感觉。他知道自己快要撑不住了。

  

法瀑布并不认为方孟韦十恶不赦,甚至觉得这个鬼混是一个很正直的小家伙。不过这是人间,是属于人类的世界。方孟韦应该去的地方是轮回,因此他必须要将方孟韦驱逐出人界,至少不可以让他呆在人间扰乱秩序。

  

 

  

“你和方孟韦原本是有缘分的,只不过缘份太浅,导致你们两个投生在了不同的年代,即使心有灵犀,却没有办法真正地相濡以沫。”法瀑布端着他的钵说。

  

“就没有别的办法吗?”

  

凌远有些坐立不安,他担心极了,担心方孟韦会魂飞魄散,担心方孟韦会找不到自己,担心方孟韦会误会自己把他给丢下了。总之不论如何,他都不能留方孟韦独自承受一切。

  

“这是天注定的,我能有什么办法呢?”法瀑布也有些惋惜地摇了摇头,深深叹了口气,“你现在只能珍惜和方孟韦在一起的日子了。你要知道,他的时间不多了,随时都会离开。”

  

 

  

“你逗留在人间的时间太久,必须要在地狱接受五百年的刑罚。不过,也不是没有挽回的可能,毕竟你在人间从未作恶,更加没有扰乱过人间秩序。”法瀑布的话一直回绕在方孟韦的脑子里。

  

逐渐无法控制元神的感觉,在他的心底种下了一颗不安的种子,随时都会破土而出,迅速成长为一棵枝繁叶茂的参天树木。错综复杂的繁茂枝叶会遮挡住阳光,只留下一片阴影投射在地面。

  

“只要你挽救三十条人命来积攒功德,就可以功过相抵,直接堕入轮回。”

  

方孟韦已经没有力气站起身,当凌远在办公室找到他的时候,他正蜷缩在墙角,双手抱着膝盖,把脑袋埋进去。就好像和凌远第一次见面时的情形一样。

  

 

  

“不舒服了吗?”凌远摸了摸方孟韦的脑袋问道。

  

“好多了,”方孟韦强行扯出一抹笑,说道,“我想走一走。”

  

“好。”凌远看着方孟韦已经变得有些透明的身影,毫无预兆地哽咽道。

  

“凌远,带我去重症区吧,我想看一看和我一样的人们。”

  

“好。”

  

凌远不疑有他,带着方孟韦缓缓地走在走廊上。

  

“凌远,你看,他们有的都那么年轻,真的不应该死。”

  

“可是你当年,也只有二十四岁。”

  

“也对,”方孟韦自嘲地笑了,低了头说,“如果当时你在的话,我一定不会死。”

  

 

  

仍然没有遇到 那位跟我绝配的恋人

  

你根本也未有出现 或是已然逝去

  

 

  

“凌远,其实我从来就不后悔遇到你,所以你毋须自责,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方孟韦站得笔直,宛若一棵白杨一般清朗隽逸地挺立在那。

  

凌远伸手牢牢握住了方孟韦的,牵着他慢慢往前走去,就好像他们所走的每一步,都是在补偿二人错过的年华。

  

如同一线香缓缓燃烧,袅袅烟尘将周遭熏染得仿若仙境。一点一点,一寸一寸,燃烧的都是属于方孟韦的时光。

  

 

  

“你原本的阳寿是八十六岁。而你在人世间原本应该和凌远所共度的时光是六十二年。因此你可以选择在尘世间和凌远相守六十二年之后,回到地狱接受五百年的刑罚,或者散尽属于你们两个今生的时间,去积攒功德,来换取下辈子的缘分。”

  

法瀑布的话方孟韦牢牢记在了心里。他选择散尽自己的阳寿,来拯救三十条人命,换得二人来世的长厢厮守。

  

 

  

“凌远,我有些累了。我们回办公室吧。”方孟韦摇摇欲坠的笑容让凌远有些惶恐,生怕他会如雨后彩虹一般,短暂的绚烂以后便永远消失。

  

“好,我们回去。”

  

刚刚关上办公室的门,方孟韦便从背后紧紧搂住了凌远的身体,力道大得惊人。

  

想不到,刚刚才得以相爱的两个灵魂,顷刻间便要分离,其中一道灵魂将要消失不见,被卷入深不见底的轮回深渊,无论如何急切而深刻地盼望渴求,凌远都再也无法抓住他。

  

不甘心不甘心不甘心。

  

凌远只来得及仔细而深情地看了方孟韦短短数月,便要彻彻底底地失去他,也许生生世世都不会再相见。

  

想到这里,凌远心脏竟然泛起一阵阵尖锐的疼痛,撕扯着连带五脏六腑都受了伤,几乎整个人都鲜血淋漓地破碎了。

  

 

  

方孟韦不想要在离别前夕,仍旧留给爱人如此低迷狼狈的模样,他想要扯出一个笑容,却是用尽全力气力也做不到。

  

江潮般的悲伤让他整个都在颓丧着颤抖,巨大的痛苦瞬间淹没了他,方孟韦甚至没办法开口说哪怕一句话,一个字。

  

凌远转身死死拥抱着方孟韦,他们谁也没有说话,却已经知晓彼此的心意。

  

 

  

怀疑在某一个国度里的某一年

  

还未待我到世上那天

  

存在过一位等我爱的某人

  

夜夜为我失眠

  

 

  

“院长,院长!重症区的病人突然全部康复了,现在大夫已经给他们做了全面检查,还在等待结果。但是目前看来,他们的身体恢复情况十分良好,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护士长敲门进了办公室对凌远汇报了这个奇怪的医学现象。这位平时冷静深沉的院长却抖得如同暴风中的树枝。

  

凌远锁了办公室的门转身去看方孟韦,却发现他已然透明得几乎让凌远看不到。来自精魄上的痛楚仿佛一股线绳牢牢将他捆住,每一寸的神经都无法逃脱折磨。

  

方孟韦的睫毛因为疼痛而颤抖得如同振翅蝶翼,他再也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嘶哑而低沉的悲鸣,颓然倒在地上。

  

方孟韦摇摇欲坠的微笑苍白得如同他此刻的脸色,他看着凌远幽深湿润的眸子,晶亮得如同湖面上淋漓的波光。

  

“凌远,别哭。”

  

这个原本宠辱不惊的男人,此刻却哭得仿佛一个孩童。恐惧和绝望丝丝缠绕着凌远,他有些不知所措地搂着方孟韦的身体,僵直着身子不敢乱动。

  

“凌远,你好好活着,我会一直等着你,和你一起……”

  

凌远一愣,想要握住那个人轻轻覆在自己脸上的手,却在抓住的前一刹那,感受到那个人的手掌无力地滑落,重重地跌落在地上,仿佛被猎人射中的飞鸟,仓惶而绝望地落下。

  

失去了魂魄。

  

 

  

从来未相识已不在

  

这个人极其实在 却像是一个虚构角色

  

莫非今生原定陪我来 却去了错误时代

  

 

  

方孟韦的身体逐渐变得透明,最后彻底消失,只留下一张纸。

  

凌远伸手捡起来打开,方孟韦挺拔隽逸的字体映入眼帘——那是一张保证书。

  

“凌远在此保证,日后绝不会对方孟韦存在欺骗、抛弃、置之不理等行为。如有违反,任凭方孟韦处置。”

  

这张保证书是属于人间的东西,所以方孟韦无法带走。

  

这也是唯一方孟韦存在过的证据。

  

孟韦,我好像被你传染,也变成了一个爱哭鬼。

  

保证书被凌远的眼泪打湿,他慌忙用手轻轻地去擦拭纸张,再小心翼翼地把它折好放进口袋里。

  

你刚刚离开,我竟然就已经开始想你了。

  

 

  

情人若寂寥地出生在1874 刚刚早一百年一个世纪

  


  

 是否终生都这样顽强地等 雨季会降临赤地

  

 

  

不会消失的,我们所有的记忆,痛苦和欢愉,温存和争吵,这些即便到时候你忘记了,我也会替你记得,然后带着他们去黄泉碧落找你。

  

在下一世,我们会用同样的身份来面对彼此,真真正正地在一起。而不是,仿佛面对一个虚构角色。

  


  

为何没及时地出生在1874 邂逅你看守你一起老死

  

互不相识生活在同年代中 仍可同生共死

  


  

方孟韦,我们来世再见。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恨不生同时,日日与君好 

  

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 

  

我离君天涯,君隔我海角 

  

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 

  

化蝶去寻花,夜夜栖芳草

  

 

  

  

 

  

 

  


 
评论
热度(266)
  1. 微笑的雨尘2011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2. 无戒子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
  3. 勤劳的斧子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4. 雨花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5. 大胃王的小土豆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6. 一直守下去求许多年夜行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7. 爱围观的ssica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8. 魯魯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9. 楼诚满满爱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0. 阿喵醬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1. sitianmao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2. 小沚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
  13. 我想靖靖人称清和 转载了此文字